二把手陷阱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810 天前,最后修改于 81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文/卢泓言
来源/微信公众账号“卢泓言”

时隔三年,又一次跟一个创业者和他的几个副手聊天。我跟两个副手说,三年了,公司更大了,你们老大长进很大,可感觉你们两个二把手没怎么长进,还可能有点退步;在聊天中顺手抓出来一个问题,问老大,他能把根源逐渐翻出来,问你们,一两个回合就说不出什么东西来了;这些问题你们内部应该反覆推演过,但换了个角度发问,你们就有点迷路了,不能贯通。

这两个副手,没有认为我是胡说八道,看他们的下意识的反应,可能是感觉有点后背发凉。

一把手是大脑,公司在长,表示他一定在长。但公司在长,未必表示二把手也在长。二把手如果没长,那就是大脑的活儿都被一把手干了,二把手做的都是手脚的活儿,无真正独立的思考,习惯跟着走,没机会犯错,其实是被洗脑,蒙眼狂奔。用进废退,时间久了,大脑就不大能活动得开了。

黑洞效应。中心黑洞把周遭的资源都吸进去了。大树底下,花草长不好。大树的枝叶把阳光挡了,它的根把土壤里的养份也吸收光了。

常常有一种错觉。大公司在CEO下面的高管,无论是总裁、COO还是副总裁、部门总经理,容易觉得自己了不起,别人也可能觉得他们了不起,但其实可能很虚。尤其是没有把一个小业务从零到一的做起来的人,就算一直跟一把手搭档,也可能是很弱的。一把手跟二把手,看起来很近,伯仲之间,其实可能差了一百倍,一万倍。二把手是陪练,一定在比如执行力或者资本或者运营上很强,但那不是打拼江山最核心的。

这是为什么有些人注定会成为创业者的原因。他们不可能忍受在一个团体里被人指挥。他们的大脑太亢奋了。他们自认为看到了底。他们必须要自己作主,他们无法眼睁睁看着部队送死,否则你还不如杀了他。中国有句古话,宁为鸡口,无为牛后。鸡口虽小,是大脑。牛后虽大,只是一块肉。再小的创业,就算摆地摊的个体户,也能享受到独立行船于大海的乐趣。

但是也不能绝对化。一把手肯定是最强的,如果他要把大脑的活儿都干了,如果他洗每个人的脑,这样令一个阶段内的目的更快达成,他可以这么干。但他也可以不这么干。他可以有意识的少做,克制自己的强势,更柔韧,让二把手们去多做,甚至把扣动扳机的决定权交给各级的小CEO。一把手的风格是起决定性的。

古龙在《绝代双骄》里比较了两个绝世高手的武功。邀月公主站过的地面,会向上突出来一个小土丘。这表示邀月公主的内功练到了无时不刻的在把周遭能量向体内吸入的境界。她是一个行走的黑洞。燕南天站过的地面,还是保持原貌,不会上突,也不会下陷,好像从来没有人站过一样。这表示燕南天的内功达到了平衡,他既不外泄,也不内吸。古龙的看法是,燕南天才是第一高手。

2009年我写过一篇文章,比较了采访四个江湖老大的不同的感受。虽然都是绝顶高手,但非常不同。

“采访就是一场对垒:你抛砖,他来应对。楚河汉界在中间,相互攻防。中国互联网里,有四人风格尤其明显,自成一派。

A老大盛气凌人。你一抛砖,他就接招。滔滔不绝地讲解逻辑、勾勒宏图,附带强烈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接招还不够,紧接着一场铺天盖地的反攻。非杀到老巢,把你说服,转变你的思维,否则不罢休。

B老大则相反,你抛砖,他往回缩。问他你为什么这么做,他会反问:那你怎么看?他是团海绵,不吸干你不罢休。为吸干你,他会诱敌深入,把你拽进他的地盘来周旋。直到你自己晕了,他呵呵一笑:没戏了吧,自己收兵。

C老大最有定力。你一抛砖,他给接着,也不反抛过来,就扔在地上。你再抛,他再接,还扔在地上。你问:为什么这么干?他回答:一共三点。你说:这么干不对,人家说错了。他说:哦,那也有道理,不过不适合我,再讲三点。他的作风,是维持住楚河汉界。他不过来,你也甭想过去。

A老大否定你,B老大吸干你,C是保全你。否定和吸干,本质上是对你有需求,保全你,表示对你没需求。

最后一派是D老大。他跟A老大一样是讲道理,不过A的道理实,D的道理虚。你攻过去,他跳起来,云里雾里,声东击西。他的话乍听有道理,细琢磨又太玄。你在地上,三两下就被搞晕。攻也没得攻,守也没得守,所以被叫成“蛊惑者”。”

这四个人肯定都是有强大定见的,但与记者谈话的风格,透露出来的思维习性,对高管层的成长肯定有强大的塑造力,也直接决定了企业的扩展性。八年过去了,四位老大的风格肯定也已经大为变化。就不用再对号入座。

即使一把手再如何克制和平衡,二把手也一定会陷入二把手陷阱,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这是一个哲学。把一把手和二把手作为一个组合,比如CEO和总裁,他们是一个整体。那么二把手是处于陪练的位置。一把手是天道,自强不息,二把手就相应的成为地道,厚德载物。否则,如果一把手厚德载物,二把手自强不息,恐怕不能长久。如果两个人都是同一类,也不能长久。一块磁铁分南北,截成两块,各自又分南北。

于是,如果一把手退休,二把手不是最合适的接班人。二把手接班,自然能把当前的家业好好的维持下去,实现既定轨道的自然增长。但由于他不习惯自强不息的天道,他长期处于被前任一把手的大脑驱动的位置,所以在开天辟地、自主换代创新上很难做好。鲍尔默接盖茨的班,即是如此。库克接乔布斯的班,看来也可能是如此。那些曾经在第一线把一个业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做起来的封疆大吏,小CEO,倒可能更合适。

二把手陷阱,既然是一个哲学,就可能在所有领域都有效。

有一个德高望重的前辈,学识和品性都很好,亲近他的学生后辈很多。前辈的老伴儿,被后辈叫做师娘,在前辈身边几十年,耳濡目染,也是端庄知理。我观察到,每当前辈和师娘一起时,师娘的言行都令人感觉很好,后辈把师娘跟前辈一视​​同仁。可当前辈不在,师娘单独跟后辈相处时,就难免露出破绽,说的话,表面上在理,后辈多问两句,就支支吾吾了。但她又忍不住要时不时说两句,克制不住。

我猜这也是二把手陷阱。有一把手在,崩得住,有了自己也罩得住的错觉。一把手一旦不在,就到处都是窟窿。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我看很多牛人的老婆或者老公,都有这个毛病。生活在幻觉里。而别人也不好意思点醒它的梦。

按理说,牛人的伴侣可以完全无忧无虑享受生活,是福气。但我反倒觉得,越是牛人的伴侣,越要独立养活自己,接地气,才能生根。否则,不仅仅活在幻觉里,更是连灵魂都可能透支出去。没有财务自由,绝难有思想自由和人格自由。

有一个故事,扎克伯格的老婆陈慧娴有一次跟闺蜜逛街购物,陈看上一双鞋子,但很贵,舍不得买。闺蜜就说,你们那么有钱,买了吧。陈就说,那是他的钱,不是我的钱。我猜有这个觉悟的人,才可能得到扎克伯格这等人的喜欢。

独立自由的人,自然喜欢独立自由的人。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