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都自立门户了,那VC行业变革算完成了吗?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1357 天前,最后修改于 1169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本文成于2016年6月,原载于六度观察

对当下的风险投资行业来说,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说法形容即将到来的巨变再合适不过了。

不久之前,光速安振董事总经理曹大容发表公开信,宣布在保留安振光速董事总经理职位的同时,将创办新的基金雲九资本。目前,雲九资本的团队已经搭建完成:光速安振的郝玮、王京、前德迅投资董事总经理邱谆等都将加入新基金。

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爆出传统VC大佬出走自立门户的消息:2014年5月,原红杉资本副总裁曹毅离职创办源码资本;去年3月,原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二海离职,创办愉悦资本;6月,原IDG合伙人李丰离职,成立峰瑞资本。据不完全统计,从2013年至今自立门户的投资人已近40人。

vc-new-trend-001.jpg
vc-new-trend-001.jpg

(企业投资者是当下股权投资市场最大的LP组成)

新基金遍地开花,一来是因为随着VC行业在政策刺激下水涨船高,进入国内市场的资本量开始陡增,进而打破了原有基金的LP结构;二来,则是因为原有基金的上升渠道并不算通畅,给到优秀的投资人激励也并不充分,所以大批明星投资人纷纷出走。

从一个打工,到自己单干,这些出走的明星投资人们改变组织方式、重建募集资金,试图以以更有效率的机制在VC行业立足。比如,在峰瑞资本的收益分配方式上,获得投资的创业者也将参与决策投资收益分配,这对创业者本身的积极性增强不少。

同时,在专业度上,这些新机构的专业度也并不弱于传统机构。眼下,投资行业已经形成了一大批拥有5到10年丰富投资经验的专业投资人。一方面,这些投资人拥有了足够的专业技能;另一方,他们也有一定的渠道募集能力。

这种现象,也正如君上资本创始人唐龙虎在《新机构数量爆增后,投资到底在拼什么?》一文中所分析的那样:

如果风投机构没有投研体系,投资人形成投资判断能力基本只能靠个人学习能力和勤奋程度。如此形成的投资判断能力,具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单兵做战能力很强,内部协同效应极弱。这样的竞争力很难沉淀为公司的竞争力,随着时间的推移,离职单干的动机只会越来越强。

不过,成立新基金依然只是基金裂变的一种方式。

倘若伴随这种诸侯分裂式的变化,最极端便是每个投资人都在单干。于是,这就触及了VC行业面临的核心问题:VC行业改变了影响我们生活的各行各业,但自身的组织模式却依然还是依托于人,也并没有效率提升一说。

而更重要的问题在于退出。

请输入图片描述
请输入图片描述

(2013Q1~2015Q2单支基金募资规模正在下降)

早前,在2015年下半年“资本寒冬”来临之时,有一组数据非常有趣:虽然近年来基金募集数量远超过过往,而募集总额也是历年最高,但单支基金基金规模却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逐渐下降,降至2000万美元,跌至近年的最低水平。

这组数据表明,蜂拥而至的新基金背后的“悖论”:新基金的募资能力有限,所以基金规模有限,进而导致投资阶段都在向早期偏倚。但当新基金都在向早期靠拢之时,谁来给到更多的中后期投资?

那么,剩下的便是越来越高了死亡率了。事实上,直到今天,去年过多早期投资所带来的后遗症还在延续:市场上有越来越多的种子天使轮项目,但想要获得下一轮融资,却并不那么容易。

诚然,传统机构的分配体系算不得公平,而不少大型美元基金的晋升体系也非常繁琐,但传统机构在“募投管退”中的“募”与“退”方面,依然有着相当的话语权。相比之下,大部分新型机构擅长的则在于“投”。

专业机构做专业的事,虽然老牌机构依然有所长,但并非不可替代。一个有趣的案例是峰瑞资本:有消息称,峰瑞的二期基金通过宜信进行了募资。虽然个中原委不可细说,但毋庸置疑的是,随着资金渠道的多元化,资金募集将会愈加专业化。

而在另一端,退出方式也有了新眉目。在过去一年,不少上市公司纷纷用并购的方式将不少创业公司收入囊中。而另一方面,上市公司也在与不少基金成立产业基金,接盘创业公司。不过,随着证监会跨界定增的禁令,这种方式又冷却少了不少。

无论如何,在募和退两端,以及越来越多活跃的年轻投资人出现,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可能。也许,未来就在忽然间出现呢?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