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泡沫寒冬,不过资本深秋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1654 天前,最后修改于 1169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本文成于2015年,原载于TechDaily

终于又开始出现关于资本寒冬的言论了。

一年之前,经纬创始合伙人张颖,在那篇广为流传的《泡沫就在那里——致经纬系CEO们的公开信》一文中,他严肃的告诉创业者:一个基金的体量、团队决定了其投资的案子数量和速度,现在看起来,盲目乐观是非常危险的。

一年以后,虎嗅网再次尝试用头条提醒人们:寒冬将至,快储备粮食。在文中,作者引用了来自ChinaVenture 的数据来证明这一场资本降温:2015年二季度互联网行业VC/PE融资事件规模为37.89亿美元,环比下降50.36%;融资案例数量222起,环比下降10.84%(仅公开数据而言)。

不过,炎炎夏日,寒冬言论多少显得有些违和。实际上,刷遍朋友圈,仅仅数个好友对此做出了评论。而在虎嗅官网,相关的评论也不过10来条。显然,相比被媒体热炒的余佳文,人们对于资本寒冬不那么感冒。

而在整理了近三年的投资数据之后,我们发现:所谓寒冬,不过深秋。

有钱没钱?融资冰火两重天

至少,从表面上看,2015年的整体融资环境不算差。

bubble-is-not-bubble-001.jpg
bubble-is-not-bubble-001.jpg

根据IT桔子的公开投资事件整理:2015年1~7月,整体完成融资1706笔,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0%。而从融资规模来看,这一阶段的融资额已经超过了2014年一年的融资额。换句话说,无论是从融资数量还是融资额上看,2015年都不太像寒冬将至。

当然,这只是过往的静态数据。单纯从静态数据,我们很难对寒冬做出预测。在这里,我们将一年作为一个公司的标准融资周期引入一个指标,用一年之后的下一轮融资数量与本年的融资数量做对比,粗略用作创业公司存活率判断。

bubble-is-not-bubble-002.jpg
bubble-is-not-bubble-002.jpg

在对比之后,我们发现:在2015年,创业公司的存活率都低于往年。在2014年完成融资的公司数量,想要在2015年完成下一轮融资,比以往都要难了。无论是进行A轮、B轮还是C轮融资,都是如此。

不过,这并不包括种子天使轮的投资。

实际上,我们在分析了2013年到2015年国内资金募集之后认为,国内种子天使轮融资都要相比之前的任何时间段都要更为容易。根据ChinaVenture 统计的数据,2015年上半年的基金募集数量远超过过往,而募集总额也是历年最高,但单支基金基金规模却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逐渐下降,降至2000万美元。

bubble-is-not-bubble-003.jpg
bubble-is-not-bubble-003.jpg

越来越多的基金数量,越来越小的基金规模,也就意味着越来越多的资本向早期靠拢——而且,只能向早期靠拢。

于是,你会发现,在种子天使轮创业者这里,融资还是炎炎夏日。

是寒冬,还是深秋?

尽管种子天使轮融资应该会比较顺,但2015年下半年的整体融资毫无疑问将会收紧。这种收紧一方面来自于创业市场本身的理性回归,另一方面则是来自于资本的来源开始收紧。我们认为,后者可能更为直接。

我们整理了从2013年Q1到2015年Q2的基金募集情况,发现2015年第二季度的资金募集情况不容乐观。ChinaVenture 统计的数据显示,尽管季度募集的投资基金都有一部分不能完成,但2015年第二季度未完成部分比例高达80%。

bubble-is-not-bubble-004.jpg
bubble-is-not-bubble-004.jpg

计划募集资金规模和完成募集资金规模之间,之所以出现了如此的巨大的差距,很重要是因为国内二级市场的大振荡。实际上,在人民币基金中,有相当的资金来源就是上市公司。比如此前我们报道过的源码资本,其二期基金中有不少LP就是上市公司的掌舵人。加之在2014年,美元基金高歌猛进但收效甚微,导致今年美元基金募集也相对迟缓。

bubble-is-not-bubble-005.jpg
bubble-is-not-bubble-005.jpg

不过,短期内资本募集困难带来的只是投资的谨慎,并非大断层。如果我们将2013年开始国内基金募集总额与投资总额对比之后会发现,尽管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投资升温异常,但整体基金的投资额仅占募集总额的30%不到。换而言之,即便是利用已有的募集资金,不再增加新的基金,在继续增长的投资规模下,投资依然能够持续到2017下半年。

而如果一旦资本开始谨慎投资,那么整个市场上的钱还能投得更久。这时候,不管种子天使,还是后期风险投资,都可能更加理性、更加理性,但资本必定不会断粮。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很难认同关于资本寒冬的言论。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将资本市场上释放出来的信号看作是深秋。

深秋将至,开始添衣。

A轮死,还是C轮死?

我说的是投资公司的死法。

一年之前,我们在谈论泡沫时,我们谈论的是天使轮的高估值,挤压了A轮投资机构的生存空间;而一年后之后,我们再谈泡沫的时候,时局已变,看上去变成了种子天使轮投资机构和D轮以后的投资机构对于A、B、C轮投资机构的整体挤压。

下图是ChinaVenture 的对于2013~2015年不同轮次的单笔投资金额的统计。在这个统计中,我们发现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bubble-is-not-bubble-006.jpg
bubble-is-not-bubble-006.jpg

在2013年,从A到E,不同轮次的投资额度呈阶梯递增,比较正常。

到了2014年,B轮投资额已经接近2013年C轮投资额,C轮投资额则超过了2013年的D轮投资额,D轮投资额则远超2014年的E轮投资额——由于投资额度的增加,使得投资轮次从2013年开始整整提了一轮。辅以周围的融资案例实际情况佐证,我们发现,那些原有的投资A轮的公司,纷纷在2014年开始考虑投资种子天使。

如果说2014年的连环挤压看书上去还挺正常,那么2015年上半年的资本则变得有些夸张。在2015年上半年的投资中,新近的A轮融资金额甚至超过了C轮的平均投资额,而D轮、E轮投资额度则开始疯涨。可以说,2015年的投资在经历过了2013年的起势、2014年的激进之后,节奏变得有些紊乱了,不同时间不同行业的创业者开始拿着完全不同的轮次要价。

那么,是什么因素在驱动早期和后期的疯狂呢?

对于前者,答案是越来越分散但却越来越多的钱。如果你还记得我们前面描述的基金募集的图,想必应该对于整体资金的募集有印象——风险投资基金越来越多,而基金规模却越来越小。

事实上,当创业成为一种趋势时,在其他领域的理财型的资产就会流入,这时候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的投资经理开始跳脱原有的机构,成立新基金,为这些新进入的资产服务,寻找更好的投资标的。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有越来越多的早期基金成立,仅在杭州成立的新基金都不下于10家。

而对于后期的价格的大幅上涨,最好的解释莫过于大型企业的加入。以阿里为例,过去两年,阿里不仅在电商和物流行业布局,在IT技术、娱乐文化、金融服务等领域都在大手笔投资和收购。从酷盘到墨迹天气,从CNZZ到友盟,阿里投资和收购数字一次比一次巨大。而其最新一笔投资,则是以283.4亿元人民币对苏宁的战略入股。

bubble-is-not-bubble-007.jpg
bubble-is-not-bubble-007.jpg

一面是早期项目的蜂拥,另一面是后期投资的高价。如果说巨头企业还能接受公司的死亡,那么对投资基金而言,中间环的缺失,早晚会让基金投资人们得到深刻教训。这时候,拥有准入门槛的A、B、C轮投资者们,谨慎便成为了绝佳的避风港。

那么,哪轮死?

种子天使。越来越多的钱汇集在投资早期,不仅早期的投资金额剧增,投资人也对早期创业者抱有了更大期望——但这无疑是风险巨大的。由于后期的投资规模并没有早期这样快速增长,早期的投资者的回报变得异常不稳,风险也就随之发生。

所幸的是,即将到来的是深秋,收紧之后还能一抗;如果是寒冬,那么早期基金死亡率又多少?

深秋背后,同样凛冽。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