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失败的抹黑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1138 天前,最后修改于 1138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最近看一部纪录片,讲述美国工业进程中的商业史。其中,一部分讲到了爱迪生与特斯拉在直流电和交流电应用上的碰撞。

众所周知,爱迪生发现了直流电,并将其用于电气照明领域。而其助手特斯拉则发现了交流电,因为受到了爱迪生的排挤,愤然出走并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在商业化的过程中,爱迪生和特斯拉都找到了足够资金支持,直流电和交流电的竞争从研究室走向了公众。

当然,虽然明面上说是竞争,但因为交流电在长距离输送和成本方面的优势,爱迪生的实力其实是不及特斯拉的。于是,正背靠直流电赚大钱的爱迪生采取了抹黑交流电的竞争策略。

最初,爱迪生的抹黑主要集中于舆论方面:他编撰了一本名为《当心》的小册子,详细地列举了交流电的所谓种种危险;在《北美周刊》发表了一篇题为《电灯之危险》的文章,称交流电的使用非常危险。

后来,爱迪生的抹黑开始“注重实践”了:他建立了实验室,然后用交流电电死小动物;后来还与监狱合作制造了一把电椅,用于电刑,并邀请媒体前往参观。

按道理说,爱迪生做了如此多的“教育普及工作”,大众应该对交流电的好感度急剧降低了。而实际情况也的确如此,在一段时间里,公众对于交流电的恐惧感超越了电带来的便捷,人们对这种不可见的力量心生疑惑。

不过,可能令爱迪生没想到的是,他的大力宣传不仅抹黑了交流电,也伤及了自己。在民众的认知中,夺取小动物和犯人生命的不是交流电,而是所有的电-而这其中,也包括爱迪生的直流电。

显然,对于电这项尚未普及的新技术来说,民众的认知还是相当粗浅的。在大部分民众的认知中,电是无法直观感知的,人们只将其物化为一种能够点灯的神秘力量-人们所分不清楚交流电还是直流电的。于是,这种情况下,爱迪生的抹黑行为是非常不合时宜的。

当然,爱迪生的错不只是他一个人犯的。事实上,即便是放到今天来看,类似爱迪生这样的行为也是比较普遍的。我们总结一下,大概的行为模式是:在一个尚未成熟的市场,竞争者攻击令一方的产品弱项。关于如此做法的逻辑漏洞,就不分析了。

那么回到爱迪生面临的问题,我们倘若抛开抹黑的价值观,仅从操作层面看看有没有可解的呢?

思考下来,也许攻击特斯拉和其支持其的企业家威斯汀豪斯盗取爱迪生的技术,是一种可以尝试的策略。

因为特斯拉曾经做过爱迪生的助手,所以这件事如果没有特斯拉和爱迪生本人的对质,根本就说不清道不明。然而,这件事的关键不是在于真相,而是在于打击威斯汀豪斯公司的股价,影响其股东对于威斯汀豪斯的态度,阻碍交流电的商业化扩张。

实际上,后来爱迪生的支持者J.P 摩根也的确尝试利用自己对金融的影响力,想含沙射影的压低威斯汀豪斯公司的股价。然而,虽然J.P 摩根的影响力巨大,但显然在公开市场上,一桩技术盗窃事件所能带来的纠缠更能打击投资者的信心。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